抗疫物资紧缺下的额温枪价格飞涨仍一“枪”难求

抗“疫”物资紧缺下的额温枪: 价格飞涨良莠不齐仍一“枪”难求

“之前的坏了,现在买不到,哪位有富余的能转让。”在某业主群里,一位业主向邻居求购额温枪。

风风光光上市背后,DoorDash仍然无法摆脱盈利的困扰。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DoorDash的净收入分别为2.91亿美元和8.85亿美元;2020年前三季度的净收入则为19.16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的5.87亿美元增长223.7%。

零工经济在快速发展中,也面临着企业员工管理、劳务纠纷等问题,目前,各国普遍缺乏对零工工作者劳动权益保障的相关规定。零工工作者和企业之间也没有正式长期雇佣合同,因而其最低工资、加班费、各类保险等缺乏有效保障。

疫情也是DoorDash的一大助力,数据显示,1月到9月,DoorDash的用户从150万增至500万,其中包括不少从城市退往较小城市和郊区的用户。

作为零工经济大军中的一员,DoorDash与Uber、Lyft等企业都在同一条船上,其对平台上的骑手、司机的归属和保障问题频频引发争议。在国内,“外卖小哥有没有五险一金”等话题也时常被提起。

同时,纳斯达克的分析报道指出,疫情结束后,餐厅对促销活动的积极性很可能会降低,这可能会激化外卖市场的价格战,并再次侵蚀其利润率。Just Eat还有意让Grubhub亏损,以扩大其在美国的市场份额,然后用其欧洲平台的增长来弥补这些损失。

回顾国内,几年前网络外卖大战就已上演,但欧美的外卖大战正如火如荼的展开。

虽然额温枪一“枪”难求,但不少上市公司都在加紧生产。比如,鱼跃医疗3月2日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表示,因疫情影响,额温枪、消毒感控、呼吸机等产品目前处于供不应求状态,正在加班生产中。额温枪目前仍处于供不应求中,在首先满足一线医疗机构、防疫单位需求前提下,公司会根据订单紧急程度与排队先后顺序安排供应,同时会尽力在零售端发售产品。

该公司在招股书中提到,目前入驻其平台的商家达到39万,包括麦当劳等快餐连锁和许多高档餐厅。需要指出的是,其中许多餐厅都是因为疫情被迫暂停营业,转而开展外卖业务。

在额温枪一“枪”难求的情况下,为何这些人有这么多货可以发出?对此,有一位不愿具名的额温枪生产企业相关人士向记者介绍,现在市场上额温枪质量堪忧,出现了很多“三无”产品,甚至有的模具厂都在生产了。

甚至有的是骗子。日前,就有多地警方发布消息称破获了网上虚假售卖额温枪的诈骗案。

从2013年诞生起,DoorDash就开始布局郊区,目前DoorDash在郊区的市场份额高达58%。

但市场份额的提升并不意味着最终胜利。外卖市场充斥着提供同样服务的竞争者,它们的交付速度差不多,由于没有其他差异化因素,用户的转换成本非常低。对于价格敏感人群来说,自然会选择更加实惠的平台进行消费。

赖利表示:“我们正在寻求与一流团队合作,并在我们的IP基础上创作出更加出色的作品。卢卡斯影业游戏拥有一支专业团队,能够与开发人员合作、编撰故事、提出创意、制作游戏,并借此引起粉丝共鸣。在广泛的平台上提供多类型的游戏体验,这也能让我们的粉丝们真正享受他们热爱的IP。”

美国外卖格局未定,未来仍有诸多挑战,但可以预见的是,DoorDash的上市将加速欧美外卖赛道的洗牌。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经营者不得有“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损害其他经营者或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捏造、散布涨价信息,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高上涨”等不正当价格行为。

除了与育碧的合作,EA的合作目前尚未终止,他们也将继续为《星球大战》系列贡献一份力量:“EA在未来也将扮演重要的角色,我们将继续与他们合作,虽然目前我们没什么细节要分享,但是我们与EA的团队正在开展许多项目!”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记者在一个有750多人的QQ群里,看到有人不停地滚动发布出售额温枪的消息:明天出货3000把,260元一把;今天签合同,价格385元含税,5万把起签,10万把三四天交货;额温枪期货交货时间3月7日-12日,总量10万把,不分包,预付50%,尾款分批支付。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各种抗疫物资紧缺。额温枪,这一原本小众的医疗物资,如今变为“爆款”,呈现出一“枪”难求的局面,有的价格甚至翻了好几倍。

据了解,额温枪是二类医疗器械,除制造商必须有医用三证外,还要求要在10万级或以上洁净车间进行生产,且从净化生产、洁净安装到注塑包装、消杀灭菌,严格按照国家标准。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报告指出,虽然2019年意大利人的旅行次数减少了8.4%,在商务旅行人数连续10年的负面表现之后,从2018年开始出现增长趋势。不过,意大利民众的短期旅行越来越少, 2019年较上一年度减少了13%,长假旅行次数则减少了4.0%。

另外,《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明确,经营者违反价格法的规定,有“利用其他手段哄抬价格,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等推动商品价格过快、过高上涨行为之一的,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较重的处50万元以上3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证券日报)

DoorDash表示,竞争可能导致营销成本“变得越来越昂贵”,并且“要使这些计划产生有意义的回报可能很困难”。

谈及早先宣布的《夺宝奇兵》游戏,赖利表示:我们很久之前就想制作这款游戏,但由于合作伙伴和创意冲突等问题一直未能如愿,但我们很幸运遇见了制作人Todd Howard,他对印第安纳·琼斯的独到见解和热情深深的吸引了我们。

记者登录某电商平台,随机咨询了几名店家。其中一家店的客服表示,如果能够下单那么就有货。记者尝试了一下,但显示无法下单。而在另一家店,记者把链接发给客服后,系统自动回复称“暂时都没有货,等通知”。

红外传感器和芯片是额温枪的核心零部件之一,但是,就算是相关企业努力生产,现在市场上同样是供不应求。

东兴证券研报称,国内额温枪大部分组件可由本土厂商提供,但红外传感器产品多依赖海外进口。目前主流产品基本采用的比利时进口MLX9064传感器,价格已从平时的2元-3元涨到200元左右,涨幅达100倍。

DoorDash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之一的Tony Xu(徐迅)作为华裔,虽然4岁就跟着父母漂洋过海,但骨子里还是得到了“农村包围城市”的真传。

Doordash也是新冠疫情的最大受益公司之一,虽然大量软件和科技公司都在新冠疫情中跟随大盘反弹,但却很少有一家公司能够实现DoorDash那样的增长,该公司的收入在2020年第一,第二和第三季度分别同比增长172%,214%和268%。2020年前9个月,DoorDash的订单总额从一年前的55亿美元骤增至165亿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郊区人口密度低,外卖用户通常只有大城市的一半,但是郊区的配送费更高,且通常来自需求更多的大家庭,订单金额更高,DoorDash每笔订单也会赚的更多(DoorDash的盈利模式是向餐厅收取佣金,最高比例达到订单金额的30%,以及向消费者收取少量配送费。)

统计资料显示,2016至2018三年期间,意大利人外出旅行次数增加了约2100万次,旅行宾馆住宿天数达到了9100万。2019年,意大利人外出旅行纪录仍好过2017年。

DoorDash最大悬念:增长能否为继?

但是DoorDash作为美国外卖巨头中最晚成立的一家,后来居上,在短时间内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凭借近50%的超高市场占有率成为了行业“一把手”。而UberEats和Postmates(今年7月被Uber收购)的市场占有率加在一起也仅有30%。外卖鼻祖Grubhub则是一跌再跌,退居第三。

数据显示,DoorDash的亏损正在收窄。2020年前9个月,DoorDash净损降至1.49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亏损5.33亿美元明显减少。2020年二季度,DoorDash还罕见地实现了单季度盈利,净利润为2300万美元。但盈利或许还是未知数,“自公司成立以来每年都出现净亏损,我们预计未来的支出还将增加,可能无法维持或提高盈利能力。”DoorDash在招股书中称。

产品良莠不齐,只是一方面。那些密集发布消息声称有货的,也有可能是“倒爷”。这些人主要以炒作额温枪价格牟利,买卖双方交易,均需要通过暗号才能对接上。

1、我们非常热爱《星球大战》

去年,DoorDash还因利用客户的小费补贴Dashers的固定送货费而受到嘲笑。随后,它放弃了这一有争议的做法,但警告说,新的薪酬模式可能“导致我们向消费者收取的费用增加,进而影响我们吸引和留住消费者的能力”。

2、我们希望能够继续与卢卡斯影业游戏合作

三年前,DoorDash还是外卖红海中的第三大玩家,占据17%的市场份额,仅次于Uber Eats(39%)和Grubhub(27%)。

DoorDash由斯坦福大学的三个华裔学生Andy Fang、Stanley Tang、Tony Xu于2013年创立。创立初期,在完成了200家Palo Alto市餐厅的调查后,他们开始在斯坦福周边提供短途送餐服务。他们白天在商学院上课,晚上写代码以及自己充当司机去完成订单送货,并对每个订单做记录了解商业痛点,就这样连续做了5个月。之后,DoorDash逐渐发展壮大,七年来更是累计完成超25亿美元融资,投资方包括YC孵化器、软银、红杉资本、GIC等知名投资机构。

对于DoorDash来说,最大的悬念可能是后疫情时代的业务前景,尤其是2021年中期新冠疫苗广泛推出之后,消费者回归正常生活,对外卖的依赖将会降低,DoorDash的业务很可能会出现恶化。而随着用户回归大城市,DoorDash也面临着“红利期”消退的风险。DoorDash在招股说明书中警告:“疫情加速了我们的业务增长,这一情况在未来可能不会持续,我们预计收入、订单量等的增长率都将会下降。”

DoorDash还警告说,其当前的薪酬模式可能会给Dashers带来不一致的收入,并可能导致“负面宣传、诉讼和政府问询”。换句话说,DoorDash努力缩小损失的可能性越大,就不太可能提高其Dashers的费用,这可能引发更多抗议活动和更严格的法规。

进击的DoorDash:三年跃居第一

对于同育碧的合作,赖利表示:“我们知道《星球大战》的粉丝们非常看重沉浸感——那种被带入到银河系中的感受,那种充斥着各种《星球大战》细节的环境。想象一下,Massive工作室能够利用他们的能力制作出一个怎样的、令人惊叹的世界吧!”

当地时间12月9日,由三位华人创办的外卖公司DoorDash终于在纽交所上市了,DoorDash以每股102美元的价格发售了3300万股,融资33.7亿美元;随后,周三开盘大涨。该股周三最终收于189.51美元,较发行价上涨86%,市值602亿美元。

至于价格方面,上述采购人员称,“现在整个市场被黄牛搞得乱七八糟,原本不到10元钱的东西,有的甚至到了90多元。更有甚者,拿人体感应头来忽悠。这不是扰乱市场秩序嘛。”

此外,2019年意大利人平均旅行时间略有增加,约为5.7晚,假期为6晚;商务旅行的平均时间从2018年的4晚减少至3.5晚。长假旅行的意大利人占比为54.9%,旅业营收比短假旅行占45.1%更具优势。长假旅行平均最少时间为4到7夜的意大利人,大约占57.4%。(李思佳)

4、BD-1天下第一!(编者按:《星球大战:陨落的武士团》中的机器人)

一位额温枪生产企业采购人员向记者介绍,公司此前用的是国外的红外传感器,现在因为疫情,货过不来,通过中介联系上了国内一家知名的企业,原本想预订100万个,但对方给出的答复是“尽量满足”。最终,经过多方沟通,答应这个月尽量供给10万个。

回顾今年6月,DoorDash刚刚结束了一轮私人融资,当时其投后估值“仅”为150亿美元,也就是说,短短6个月,DoorDash的估值就翻了三倍不止!

Tony Xu认为,DoorDash的竞争对手们低估了郊区市场,使其有机会与Cheesecake Factory、Chili’s等在郊区非常受欢迎的餐饮连锁品牌达成全美独家协议。招股书显示,DoorDash目前已与美国最大的200个国民品牌中的超过175家形成合作,这将为其迅速下沉至郊区市场提供便利。

对此,EA方面表示:

基于此,不少媒体和股市分析师表示,Doordash趁势进行IPO仍然存在风险。福布斯的分析报道就指出,Doordash的收入增长大多来自于短期的疫情刺激,一旦疫情结束,收入可能会大幅度缩减,同时,报道中还表示,目前美国的外卖大战仍然在进行中,巨大竞争带来的不确定性也值得股市投资者冷静分析。

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以周三开盘价计算,三位创始人的股份分别价值24亿-27亿美元。

展望未来,赖利表示:“我们在这里,我们有一群人,我们将制作一些很出色的游戏,这也是大家本来想要我们制作的东西。这种情况将继续下去,我们将陆续宣布更多能够代表我们卢卡斯影业游戏的项目!”

另一个非常现实的原因则是,当时一线城市的外卖市场中,Grubhub已经占据了主导地位,并且实现了盈利。刚刚诞生的DoorDash如果去和外卖鼻祖硬碰硬,怕是在鸡蛋碰石头。

3、我们目前仍在开发更多《星球大战》游戏作品

在美国,已经有包括加州、纽约州在内的越来越多的州在研究这一商业模式,推动企业将配送员、司机等归类为员工,而任何新规定都将影响零工经济的发展,打车和送餐服务等应用平台,可能都要重新思考与零工工作者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