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学姐真情吐露读研期间想不花父母的钱真的是在做梦啊!

寒假在家和父母闲聊中,父亲无意中提到他一朋友的孩子在读硕士研究生期间不向父母要一分钱,甚至还会给自己的父母买一些衣服和食品之类的东西,反观我每月都要父母要生活费,有时还因为一些突发事件还会增加生活费,所以父亲抱怨我不能够好好的给自己制定一个基本生活规划,不懂得给父母减轻压力,不懂得生活的艰辛,但我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因为读研真的没有很多父母所想的那样可以完全做到自力更生。

在改革长者生活津贴计划中,政府建议把普通长者生活津贴和高额长者生活津贴合而为一,每月津贴金额统一为高额津贴的3585港元,资产上限放宽至50万元。

而且很多的研究生学姐都在说,想在读研期间不向自己的父母要钱,不花父母的钱,这真的是在做梦,真的是比登天还难,可是再当今社会上总是会有一些经典案例在告诉很多的父母,孩子在读研期间真的不需要父母的资助了,总是有一些很厉害的硕士研究生在读研过程中能够实现经济自立,但这样的学生毕竟是少之又少,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是和大学一样每月拿着固定的生活费。

此外,现在很多的硕士研究生都频频的热衷于于社交支出,也就是所谓的人际关系维护,每月不是同门师兄师妹的聚餐,就是每学期末的年终聚餐,更有一些硕士研究生为了结交更多的朋友,这一项开支更是多的令人咂舌,因此这也导致很多的硕士研究生只能是想父母求助了。

之所以会有绝大多数的在读硕士研究生需要父母给予生活费,是因为读研期间真的会比读大学时增加不少的额外开支,尤其是参加学术论坛和学术会议的差旅费以及发表学术论文的版面费,这些都是很大的一笔开支,即使能够获得奖学金,也是很难应对的,尤其是很多的硕士研究生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间段,恋爱支出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10项新措施分别是:改革长者生活津贴计划、扩大“2港元乘车优惠”计划、为低收入人士代供强积金、逐步增加法定假期、改善政府外判服务员工待遇、为非公屋和非综援低收入住户提供现金津贴、研究推行劏房租务管制、进一步增加过渡性房屋、为失业人士和就业不足人士提供有时限现金津贴等。

“由于香港人口老化,政府须为长者提供多元服务及适切支援,让他们安享晚年;而劳工是香港宝贵的资产,政府也须为他们,特别是基层,提供更好保障。”林郑月娥表示。

作为一名在读硕士研究生的我,并没有不良的嗜好,也没有不理智的消费习惯,更没有花天酒地的癖好,但是每月依然需要父母的资助,虽然国家给予在读硕士研究生每月600元的生活补助,可是对于整个自然月中的所有开销中真的只是杯水车薪,完全是入不敷出,所以只能是向父母寻求资助。

林郑月娥表示,财政司司长正就2020至2021年《财政预算案》咨询各界,并将提出撑企业、保就业、振经济、纾民困的措施,进一步回应社会需要。

林郑月娥当日联同特区政府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和运输及房屋局局长陈帆,就民生政策措施举行记者会。林郑月娥表示,本届政府重视支援弱势社群,社会福利经常开支已由2017至2018年的653亿港元增加至2019至2020年的843亿港元,增幅高达29%。

这10项新措施将惠及长者、劳工、非公屋和非综援低收入住户、失业或就业不足人士以及居住环境恶劣等超过100万基层市民和弱势社群。林郑月娥说,这些措施是在过去三份《施政报告》的基础上,加大力度、突破传统思维,着力回应社会上照顾基层和弱势社群的诉求。

总之,已经读研的我们或许很难实现经济自立,或许不向父母要钱是一个做梦的事情,但是我们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减少向父母的索取,理解父母的各种压力,同时作为父母也不应该认为凡是读研的学生都不应该向父母要钱,都应该实现经济自立,这真的是一件很难以实现的事情,也是几乎不可能的完成的事情,所以父母要客观分析现状读研的现状,作为孩子也应该理解父母的不易,这样才是最为理想的一种状态。

而且更为尴尬的是很多高校的一些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根本就拿不到我们所说的导师补贴,尤其是是一些普通高校的人文社科类专业的硕士研究生生活几乎没有导师给自己发过补助或者补贴,根本不是我们一些硕士研究生所说的那样,硕导每月还会给300到500元的生活补助,所以对于这些硕士研究生来说,他们的经济收入固定的只有每月的600元,而这样的一个收入是很难顺顺利利应付每月的开销的。